苍井空教室

苍井空教室

甫时复与前药半剂,夜间居然安寐矣。 其满闷者,因呼吸不利而自觉满闷也。

其脉微弱而迟,右部尤甚,自言心中发凉,少腹下坠作疼,呼吸甚觉努力。其凉者,仍可加醋少许,再炒热。

欲接服加味理中地黄汤,其吐又作。若入汤剂煎服,必然吐出。

有冯××,务农而家小康。兼此二义,重用石脂之奥妙,始能尽悉。

邻村高某,年四十余,小便下血久不愈,其脉微细而迟,身体虚弱,恶寒,饮食减少。 答曰∶《内经》所谓怒则气逆者,指肝胆之气而言,非谓胸中大气也。

惟灼热犹不甚减,遂去净萸肉、龙骨、牡蛎,加生地、玄参各四钱,服五剂后,灼热亦愈强半。一剂血止,再剂脉亦和平,医者讶为异事。

Leave a Reply